雲南日報網✅✅✅

AGBET備用-沒有星星的夜

聽過大海,最洶湧澎湃的豪邁,看過沙漠,最雄偉壯觀的飛舞,也觸過那顆,倦怠了的心。曾經,在一路風雨飄搖中迷茫,曾經,在一番痛徹心扉後覺悟,曾經,在彷徨的門前徘徊,想呐喊,卻找不到傳遞的方向。然而,在某個微涼的早晨醒來,發現心靈落滿了露珠,每一顆的晶瑩剔透中,都寫著:甯靜。是啊,疲憊的心,該漸趨歸甯了。

三生石畔的绛珠仙韻,落入凡塵。沁芳橋畔有她含淚葬花的倩影,獨倚花鋤,獨守花冢,“一朝春盡紅顔老,花落人亡兩不知”,是她悲涼的歎息。她爲愛情而生,用生命譜寫了一曲最動人心魂的愛情的挽歌。她是真誠,執著,專一的,一路走來的她已傷痕累累,無淚報恩。當焚稿的詩魂離散在西風之中,當缱绻的情緣面臨湮滅之時,當與筆墨知己道別之後,她疲憊的心靈裏,一定有著那顆甯靜的露珠,讓一身傲骨的她真的做到了“質本潔來還潔去,不教汙淖陷渠溝”。

零落的花在泥土中飄散著遲遲未逝的余香,古老的銅鏡前,一把木梳正梳理著她的紛亂歲月。“生當作人傑,死亦爲鬼雄”,她豪爽的心靈卻住進了一個朝代的衰亡。“和羞走,倚門回首,卻把青梅嗅”,她脫俗的心靈卻徘徊在了漫長無盡的等待中。梧桐細雨節,黃昏的點點滴滴,動人心弦,雨水打濕了她清幽的夢,有過許多愁,才下眉頭,卻上心頭。當春殘花落,當繁華與歡樂消逝,她疲憊的心靈裏,一定有著那顆甯靜的露珠,滋潤著依舊綠肥紅瘦的海棠花。

她的青春,在駝鈴叮當在琵琶聲中跌宕,她的人生,在寒風凜冽的大漠中完結。黃沙中她疲憊的心靈裏一定有著那顆甯靜的露珠,讓她“獨留青冢向黃昏”。她的容貌,黯淡了六宮粉黛的顔色,她的命運,卻終結在馬嵬坡下的泥土中。在虛無缥缈的仙山裏,她疲憊的心靈裏一定有著那顆甯靜的露珠,讓她堅定天上人間會相見的那天。

……

年邁的紫藤依偎老樹,斷枝落著昏鴉。小橋聆聽流水叮咚,淌過那陌生人家。舊日的驿道上,有瘦馬斜長的影子,殘陽欲頹,將西天染成一片绯紅。黑夜,即將拉開它的帷幕,在薔薇百合的幽香裏,醞釀著那顆晶瑩的露珠,讓疲憊的心,歸甯。

擡頭,今夜的夜空裏,只剩下暗黃的月亮和小路旁孤獨的橘黃色路燈妄想暈染黑暗的天空。昨天那明亮的星星黯淡了,消失了,或許也只是躲在某個角落等待被放逐在這個寂靜的夜,整片漆黑的天空裏聽不到繁星們的悄悄話,冷風的絮語卻一直萦繞在耳際。

在浸透了寒冷的空氣中,呆呆看著門前朝開夕謝的花出了神。花兒爲了什麽而綻放;星星爲了什麽而閃亮;白雲深處的女子爲了誰而歌唱;AGBET備用又是爲了什麽而存在的。這就好像策馬出征的戰士,馬蹄兒撕裂了鮮紅如唇的早春花,踏破了神秘似霧的深秋夢,卻仍不會停下度紅塵的步伐,就算滾滾戰火中沒有佳人在等待。這是沒有理由的一切,恰似就算沒有人來聽花開花落,花兒依舊會堅持地綻放著它的驕傲;就算沒有人靜靜地仰望,星星依然會努力地閃爍著自己的精彩;

就算沒有人傾聽,雲裏霧處,水袖翩翩,白雲深處的女子仍是會笑得落寞,唱得惆怅;也就算沒有人在乎,無論喜怒哀樂,我都還是會過著只屬于我的每一秒。

夜很濃,迷茫地擾亂了我的思緒。一切的生活都好似沒有目的般的。可是,現在那麽努力,辛苦爲的是什麽呢?僅僅是爲了完美的花謝,完美的墜落,完美的曲終,完美的生命等待終結?也許,事實就是如此吧。一切,所有的一切將會輪回重演。對吧,我了解,就算明天我突然地不見,太陽依舊會朝升夕落,某些人也許會爲此感到悲傷,但那一絲悲傷也會墜浸在這個世界喧鬧的快樂裏,被吞噬。“繁星“,“冷風“,會有人繼續這個輪回。

風很冷,拂過臉龐,卻像挨了狠狠地一巴掌那樣痛。猛然地想起,曾經聽到過這樣的一句話,“風是流動的希望”。恍然一悟,花謝了,有葉的安慰;星星黯淡了,有月亮的陪伴;曲終了,白雲會分享此女子的心事;AGBET備用,消失了,記憶也會停留在那莺飛草長的四月天。存在著,只爲活出自己的夢想。這樣想,一切又仿佛少了一絲彷徨,多了一份希望。

失意時,迎面感受風的撫摸,你就觸到了希望。就算是你預感今夜沒有星星。只要你停下一刹那,擡頭望著早晨藍藍天空的遠方,白白的雲兒在動,就在那兒,有風。

今夜,寂靜的夜,整條昏暗的街,回蕩傳響著風鈴的清脆。

2001